正月十五雪打灯
作者: 黄博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3-02 09:07:41
一键分享到:

  每逢元宵节来临之际,我都会想起一句话:正月十五雪打灯。究其原因,小时候奶奶经常在我耳边如此说,只是她并未提及前一句:八月十五云遮月。那时,我不知道这是跟天气有关的谚语,更不懂它们之间的呼应关系。但“雪打灯”这幅绝美的图景,常常在我梦中浮现。

  正月初,各村排练社火的青壮年意气风发,已开始敲敲打打起来。锣鼓声和大钹声飘过广袤的原野,传进家家户户,撩拨着小孩子的心。终于捱到正月十五这天,天气一如往常的晴朗,春风轻拂游人面,暖阳铺洒一地金。

  我自然不愿错过每年的元宵盛会,吃过早饭就迫不及待地缠着爷爷奶奶带我去小镇。元宵节的小镇可谓车水马龙、人山人海。远近七八个村子表演社火的队伍风风火火地接踵而来。坐在农用五轮车上打头的必定是面若重枣、威风凛凛的关公,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青龙偃月刀,要么就手捧书卷,寓意“(关)老爷观《春秋》”。随后,装扮成各种古典艺术形象的演员面施粉彩、造型各异,“鹊桥会”“黑虎搬三宵”“女驸马”“三打祝家庄”与“唐僧师徒”等故事和大众喜闻乐见的角色纷纷闪亮登场。一时间,锣鼓喧天,大钹齐响,夹杂着冲天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被当地人称为“柳木腿”的踩高跷的表演者比平房顶部还高,摇晃着舞步,惊险的动作令观众捏了一把汗。浓妆艳抹却着装整齐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红手绢或彩扇,用扭秧歌庆祝元宵佳节。舞狮子、耍龙灯的从街北头一直舞到街南头,又从街南头耍到街北头,活灵活现的姿态不时赢得男女老少的欢呼。

  除了民间烟火气息浓郁的社火,在元宵节这天,庙会也不甘示弱,为喜庆的气氛增光添彩。酷爱秦腔的老戏迷,早早地来到临时搭起的露天戏台前,静等戏剧开幕。卖各色小吃、灯笼玩具和烟花的摊位,生意是最火爆的。

  在元宵节去小镇凑热闹,社火、花灯和烟花是最吸引我的东西。但我常好奇地问奶奶,为什么正月十五不下雪?看不到雪打灯?

  晶莹纯美的雪花极少在正月十五光顾我的家乡,也许是北方气候历来干燥的缘故吧!而有一年,我终于见到了雪打灯。鹅毛大雪在元宵节前一天便飘然而至,翌日上午依然下个不停。气温骤降,积雪冻成了冰碴,公路被封锁。我巴望着去小镇,却明白这个元宵盛会是铁定泡汤了。妹妹和我一样,无精打采地打开了黑白电视机。奶奶一本正经地劝慰我说,雪这么大,街上没有人的。我无奈地点点头,傍晚时分按照习俗打开了挂在门楼上的大红灯笼。雪花纷纷扬扬,漫天飘飞,给迎风摇曳的红灯笼戴上了一顶洁白的绒帽,别有一番情趣。然而,看不到明月和烟花的元宵节,终究让人感到孤寂凄清。

  长大后,只要回农村老家过年,我就能重温儿时的那种热闹。而“正月十五雪打灯”的独特景象,还是那样的罕见。想起这句预示着来年丰收的话,我竟然思念起了那年的孤寂凄清。

责任编辑: 姜大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