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 碗(秦克云)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1-19 10:06:40
一键分享到:

    舔碗是家乡人的习惯

    吃米舔

    喝粥也舔

    舔碗的老人说

    民国十八年呐

    粘在碗边边的几粒粒米

    能救活一条人命

    舔碗的庄稼汉说

    这米粒粒里

    有庄稼人的汗

    耕牛的泪

    在异乡觅光阴的乡党

    把这个习惯从干涸的犁沟里

    带到了喧嚣的城市

    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在城里人诧异的目光里

    我的乡党

    舌头夸张的撩揽着

    那一粥一米

    好像挥舞着镰刀在地里

    收割庄稼

    打谷场上颗粒归仓

    一样的认真

责任编辑: 张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