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组诗)
作者: 段若兮 来源: 庆阳网 发布时间: 2019-08-17 10:11:26
一键分享到:

    段若兮

    麦未黄

    谁能读懂麦子对镰刀的深情?!

    一生都向着刀锋生长

    从一粒种子开始,至身骨葱茏

    至麦穗沉重

    麦未黄,镰刀还在路上

    金黄的风走过来,田野翻滚

    那是麦子在对镰刀说:爱人,我等你

    提刀来见

    山行

    水有赴死之心,从山顶一跃而下!

    危崖如怒!

    松柏,楠木才是山的神灵,扛月而立

    栈道如铁!山上没有房子

    行路的人筑雨为宅

    软绸的风从蝶翼上升起

    一枚狭长的竹叶,为露水

    铺开幽径

    山顶孤亭,擎一朵白云

    送客!

    ……转身,我心古旧如宣纸

    难着一字

    蝴蝶

    斑纹。色彩。翅翼上悬坠的风

    蝴蝶闯入四月,化身为豹

    雄性。

    嗜血。无羁。没有盟友

    每一次振翅都招来花朵的箭镞

    三月的牢房太暗黑了

    需要蝴蝶来砸碎枷锁

    蝴蝶如豹!嘶吼,四野倾斜

    花朵暴动

    大地呈现崩塌之美

    ……花朵的血液快要流干了

    蝴蝶是一只充满仇恨的豹子

    扛起负伤的四月

    奔向酴醾之境

    山里人家

    是一只蓝鹊带我进山的

    它斑斓的翅膀孵出无数条路

    ——我选最细、最远的那一条

    是炊烟把我留下的

    她从云朵上垂下白软的身子,一扭腰

    没入青灰的屋檐

    山野空濛。不见一棵树……一片叶子

    风用细密的梳齿,梳理湖水柔软的

    羽毛

    叩响铜门环。为我开门的盲女

    眼里藏着一座葱郁的森林

    跟着水走

    云把天空藏在身后

    雨把村庄藏在琴盒里

    树林把鸟藏在袖子里

    野草把小路藏在密室里

    坟墓把亲人藏在泥土里

    ……黑夜快要把大地藏入剑鞘了

    一座茅屋暂时把我藏在臂弯里

    汤水温热。阿公在炉火前卷烟

    “孩子,雨停了你就跟着水走

    水的心低,会顺着山洼一直流下去”

    “……跟着水走……

    天黑之前,就能回到寨子”

    甜米糕

    炉膛里的炭火,笼屉上的热气……

    外婆揭开竹盖,用细长的竹筷夹起米糕

    放在青瓷的碟子里

    撒上桂花、枸杞、蜜浆

    隔着厨房一层一层的湿气

    把米糕递给我

    这一次,我远远地伸手接了过来

    外婆笑了

    就像她还在世一样

责任编辑: 张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上一篇作别

上一篇 : 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