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 潮(张智勇)
作者: 张智勇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0-19 09:10:01
一键分享到:

 

平素喜爱江河湖海,万里长江行过船,黄河岸边读过书,洞庭湖边登过楼。然而我生性更偏爱大海,海的辽阔,海的味道,海的声韵,海的气势,不仅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还会让我浮想联翩,遐思万端,夜不成寐。

早先初次在北戴河看海,凌晨三四点光景,我独自头顶星辰,踩着月色,去鸽子窝等待日出,一张太阳落在右手心的照片成了特景。我下了水,礁石割破了我的脚。两个捞贝壳的旅人告诉我海水可使伤口不感染。夜幕降临后,我又独自去到黑灯瞎火的海边,听着海浪在黑暗中拍岸的咆哮,心里颇生几分惧怕,可我最后还是写了题为《拥抱大海》的文章。然而,当我数年后重游北戴河时心境却大变:人生未必留痕,不留痕迹才是真正的高境界。旧地重游,留下的不过是记忆,一切都成了往昔。

当我在烟台排队等候登临八仙过海和秦始皇访仙求药、坐落于丹崖山上的蓬莱仙阁,在依山傍海,风光秀美的黄海渤海交汇之地,再次眺望着烟波浩渺的大海,眼前浮现出秦始皇命名芝罘的无奈,远方显现出的是八仙过海的海市蜃楼奇特景象。“嵯峨丹阁倚丹崖,俯瞰瀛洲仙子家。万里夜看暘谷日,一帘晴卷海天霞。”

当我又一次近距离接触大海时,我已身处解放军渡海登陆海南岛的白沙门海域的海水中了。海水缥缈,游伴遨游,游客好奇发问,泳者戏答:晨泳始返,刚从远海打了个来回。问者答者,皆笑而心照不宣。游技拙劣的我,虽尽力于五十至百步之内的浅海沉浮,心中却渴望着搏击大海,逐波追浪,挺立潮头,远翔极目。

而让我平生第一次真正亲眼目睹海水的潮涨潮落,看完它一寸一尺一米地由远及近,浪头一尺二尺一米地由低到高,潮声由轻柔迟缓到急切怒啸,使从早到晩终日观潮的我,由此想到人生前行如同大海涨潮,不要怕脚步慢只要始终往前走的道理时,却是在闻名遐迩的厦门鹭岛。

冬日清晨,一大早我来到了观音山海滩上,寂静的海边,几乎见不到一个人。我脱去鞋袜,赤脚行走,时而在海滩踏沙,时而去滩涂踩水。当我面朝大海前行一二百米时,突然,我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初潮,在我的眼前,一点一点地从远方向前蠕动,逐渐推进,在经过平缓的滩涂时,一寸一寸地向前。但见一波接一波的水,静静地,无声地,却又执著地,一点不间歇地,毫不停顿地,缓慢而又顽强地移动着,像蚕食桑叶一般“沙沙沙”地作响,像口吐信子的大蛇。

早潮向前延伸的路途,就是此前我走过的平坦开阔地。为了零距离接触海水,我一直在滩涂边的沙坡上,踩着晚潮留下的渗水小溪流往前行走,沙滩流水仅及脚底。当我面对大海一直走去,距离看起来深度仅达脚踝的水面只剩下几步远时,目睹着海水似长蛇蠕动式的全线推进,身高虽则只有几寸,但却只进不退的气势,顿时让我心生惊惧:它会不会一步一步地突地吞噬掉我?会不会变成巨大可怕的海啸席卷了我?我极不情愿又颇为理智地转身返回,把貌似温存迟缓的水线留在了身后。

我开始坐在岸上,时不时地盯着它,它始终就是这样,以似乎是一成不变的固有姿势,一下一下地爬呀爬,向前延伸、延续、延长,连续不断,锲而不舍,经过并不漫长的几个小时缓慢前行后,终于达到了昨晚它退走的地方。从那里离去又从那里走了出来。

看惯了它一步一步显露出的温柔,踏勘看透了它爬行过的滩涂,我像老虎识破了黔驴的伎俩。恰在此时,一对身着泳装的男女身背救生袋翩翩走来,一前一后相继下了水。看着他们一远一近游了起来,几年没有下海的我心痒难耐,思考着怎么下水,不同于以往的是,我今天亲眼见过了海水的漫旅,了解到长达两百米的水底平坦无坑无淤泥。我决定下水,但当我下了水,才发现离岸二十多米开外,水深已达胸前。水下也是凉津津的,失去了先前表面的温热。

下午三点,天气依然晴朗,万里无云,微风不兴,体感温暖。一直处于涨潮状态的海水,似乎有点脾气暴躁起来,声音响了,浪峰高了,力量大了,速度猛了,“嘭嘭”的响声分贝的提升使它汹涌澎湃了起来,再也不是上午时那柔顺温婉的秀女,而一下一下变身为狂暴野性的猛兽,逐渐达到了高潮。由起先几分钟五寸一尺地推进变成了一二十秒一米几米地涌进,由四五寸高的浪头变成了两三尺高的浪头,好像是把攒了半日的力气都用来做最后的冲击,如同马拉松比赛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虽然它似乎每进一步都很艰难,但还是惊涛拍岸,气势逼人,进一退一,退一进一,屡退屡进,并不气馁,顽强冲刷,奋力向前,毫不懈怠。

已经上岸穿好衣服的我,挽起裤脚,坐在一张闲置的椅子上,一直目视着潮水由远及近,一米一米地缓缓来到。水进人退,蹲在水边看手机的女孩,被静无声息的潮水追得倒退了;坐在水边的观海人,被水逼着一步一步地向后挪地了;不远处海水养殖场的塑料泡沫浮标一个个地飘了起来;我的双脚,开始被海水冲到了、舔舐了、淹没了、超过了,终于淹到了我的小腿,把我扔在了水中……

厦门海潮,也是地球上大部分海水潮汐的普遍现象,每天都有两次涨落,称为半日潮。白居易诗言“早潮才落晚潮来,一月周流六十回”,说的就是这种半日潮。半日潮的海水涨潮落潮均以农历测算,初一到十五和初二到三十涨潮幅度、时间、规律都是一样的,只是数据有所不同。高潮间隙每月从初一开始,半个月一个轮回,今天比昨天类推迟后48分钟,每天两次涨落中间相隔12小时。高潮时间一般维持一个多小时开始退潮,最低潮时间在两次高潮的中间时间。白天海水涨落为潮,夜晚为汐。而潮汐与太阳月亮有关,“涛之起也,随月升衰”(王衡),被誉为法国的牛顿和天体力学之父的数学物理学家拉普拉斯最后用数学方法证明潮汐是太阳、月亮而主要是月亮的引力造成的。

这天,我从清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初升起,经过了正午时分的阳光直射,挨到太阳偏到西方,目睹了一日大海涨潮的全部过程,体悟出了一个人生哲理,那就是老百姓的口头禅:不怕慢,单怕站。凡事保持一颗平常心,不必急于求成,不要急功近利,只要一直不懈怠地向前走,终会到达目的地。人生本如潮汐,痛苦犹如波涛,有来即有往,有起便有落。

责任编辑: 吴树权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上一篇 : 挺直的黑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