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范的故事
作者: 来源: 庆阳网 发布时间: 2019-10-23 09:09:55
一键分享到:

    1934年7月,阎洼子会议后,根据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陕甘边特委、军事委员会决定重新组建红二团,任命刘景范为红二团团长,组建工作也由他来承担。受命后,刘景范随即带领警卫员刘文礼奔赴二将川、东华池葫芦河川、玉皇庙川、白马庙川等地,准备从各路赤卫军大队、游击队中抽调优秀队员作为红二团的战士。

    刘景范和警卫员刘文礼各骑一匹马找白马庙川赤卫军大队长兼赤卫军总指挥朱紫卿(各种资料记载朱自清)商量组建红二团的具体事宜,途经牛旺台的长湾沟时看到,在长湾沟的半坡上有一处旧庄院,一位年轻姑娘正将一根麻绳拴在半坡的一棵榆树上,准备引颈上吊。二人急忙跃身下马阻止,刘景范从远处就喊:“姑娘!别做傻事,有什么事跟我说。”

    原来,这位姑娘叫惠长英,今年19岁,家中有父母、4个弟弟、1个妹妹,共8口人。人口多,家境贫寒。原本生活就比较拮据的家已令长英和母亲十分痛苦,但长英还有一个不争气的父亲。长英的父亲因祖父在世时,生活比较富裕,这就给长英的父亲从小就养成了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习惯。更为严重的是,长英的祖父一过世,长英父亲的生活习惯尤为恶劣,开始变得不务正业,经常走东家串西家,耍钱摇宝,后来又慢慢地染上了大烟瘾。

    就这样,他们原本窘迫的生活变得更加穷困潦倒,长英的父亲在外欠了一屁股赌债、大烟债,发展至今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弟妹经常饿得号啕大哭,面临家破人亡的境地。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人气愤。一天,长英家逼债的财主、流氓、二赖子三三两两来到她家讨债。长英的父亲在外欠的赌债、烟债最大的是白马庙川一位姓郭的财主的债,郭财主一看惠家这下完了,又想着他们欠着自己五百多块大洋,一下子急了眼,三天两头带着家丁往长英家跑。每次来逼债,长英的父亲只说没钱,等有了还上,但郭财主哪里听得进去,紧逼不放。在一次次逼债未果的情况下,郭财主看长英长得如花似玉,便动起了歪心思。他对其父亲说:“没大洋也好,从古到今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姓惠的,如今你没钱还债,就拿你的大丫头抵债,给我作个偏房,咱们所有的债务一笔勾销,此外,我还可以替你把其他债务还上,再加上十副大烟土,你看怎样?”长英的母亲一听郭财主这样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而长英的父亲此时烟瘾又犯了,哪里听得进去母亲的哀求,再说郭财主这样“大方相助”,便一口应允此事。经郭财主与长英父亲商量决定,三天后便娶亲。可怜的长英听到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天旋地转,哭得死去活来。一来她不愿嫁给比自己大三十多岁的男人,二来她从小就和邻居赵德胜一块儿长大,两人青梅竹马。在此前两人也多次向双方父母说明了心愿。但是,长英的父亲爱财如命,嫌赵德胜家太穷,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而此时负债累累的长英父亲又把郭财主看成是自己的活菩萨、救世主。可怜的长英四处求救,赵德胜也因家里太穷,一时半会儿帮不上忙。长英在求救无援的情况下便打算结束自己苦命的人生。

    站在一旁的刘景范团长和警卫员刘文礼,此时早已摩拳擦掌,愤愤不平。刘景范把手一挥说:“文礼,把长英领上去她家,等我们把她的事办了再走也不迟!”就这样刘景范、刘文礼来到了惠长英家里。

    经过耐心细致地劝解,刘景范终于做通了长英父亲的思想工作,她的父亲也答应暂不将长英嫁给郭财主,自己也不再玩赌,惠家情况暂时有所缓和。随后,刘景范、刘文礼调转马头回到了陕甘边革命委员会驻地,将这一情况汇报给时任革命委员会主席的习仲勋。习仲勋当即带领政治保卫队的工作人员与刘景范一道来到惠家展开彻底调查。

    经过调查了解,习仲勋派政治保卫队的同志将郭财主及所有和长英父亲参与玩赌的赌棍、二流子、大烟鬼押了回来,在惠家的院子里召开了临时群众大会,让群众参与揭举揭发,召开了公审会。会后,习仲勋将罪大恶极的郭财主就地处决,并没收了其大部分家产;所有参与赌博的赌棍、大烟鬼以及长英父亲押往寨子湾政治保卫队进行严肃的改造处理。惠长英与自己心上人在习仲勋、刘景范的支持下喜结良缘。

    通过这一事件,长英与德胜夫妇十分感激习仲勋、刘景范,他们对共产党、陕甘边政府有了全新的认识和了解。在长英的请求下,他们夫妇二人都加入中国共产党,赵德胜也参加了南梁游击队,成为一名出色的游击队员,长英后来也当上了妇救会主任。为答谢刘景范的救命恩情,长英组织本村妇女姐妹利用晚上空闲时间赶做军鞋,一次性为红二团的战士们赶做军鞋180双。(刘永富整理)

责任编辑: 张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