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 贾志红 )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1-09 09:56:24
一键分享到:

    庆阳网讯 厨师小陈在盘点肉的品种,他拿着一张纸、一个铅笔头,钻进钻出,先点肉,再点鱼,盘算着能出几个新菜式。

    在西非,那鱼不是一般的鱼。

    尼日尔河的支流巴尼河在我们驻地的小村庄附近接纳了它自己的支流巴戈埃河。河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老乡们的独木舟穿梭其上,他们在捕鱼。

    我曾听到小陈和渔夫的对话,他们说capitaine,这是法语上尉的意思,名贵的尼日尔河上尉鱼就产自这里。

    我经常看见厨房的地上,还活着的上尉鱼在翻腾,乳白色,脊部隐约可见三道黑杠,像上尉军官的肩章。

    我见过的上尉鱼,大的十几公斤,小的三五公斤。

    小陈是湖南人,做鱼总是太辣。我曾建议他清蒸上尉鱼,结果大家赞扬味道美极了。

    从此,这带“军衔”的鱼,便成了我们蒸笼里的常客,春节大餐当然也少不了它。蒸笼上弥散着热气,像巴戈埃河上的晨雾。

    在小陈兴奋又忙碌地盘点肉类时,两个当地人送来了鳄鱼肉。不仅小陈,我那些搞工程的男同事们几乎个个两眼放光。一麻袋肉被拎进厨房,门口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蒸、煮、炖、炒、烤……

    人人都兴高采烈,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厚,空气中飘着浓郁的肉香味。一盆盆生肉经过那些带着火字旁的字眼的锤炼,散发出人类企盼的味道。

    中午,天空多云,太阳偶尔露一露脸,又有一阵小风助阵,小院里竟然有了些许凉意,挂在乳油树上的几个灯笼轻盈地摆动着红穗子。六张大餐桌摆在乳油树下,姑娘们开始上菜。

    还有一道菜,在经理的干预下最终没有摆上节日的宴席,是蟒蛇肉。

    一条两米多长的蟒蛇,被几个老乡打死在草丛里。他们走了很远的路,把蟒蛇送到我们的驻地,当然是为了卖个好价钱。

    他们如愿了,我们的院子是各种肉类的消化地,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寻常的、不寻常的,吃过的、没吃过的……它们被肢解、破碎、炙烤、咀嚼、吞咽,然后成为谈资——我的同事们以吃过动物的种类多而自豪,他们打着饱嗝,眯着被酒精染红的眼睛,心满意足。

    不过,蟒蛇肉没有上桌。经理在蟒蛇肉出锅的那一刻,突然想起上次聚餐吃过蟒蛇肉后,工地的大货车侧翻在路边的水沟里,搅拌机又伤了工人的一只手。

    一位当地的老人说,蟒蛇是有灵性的动物,不能吃。老人苍老、干瘦,话音飘忽、诡异。

    这是警告吗?经理默想片刻,神色凝重,蟒蛇肉便被搁置在厨房的案板上。青红辣椒衬托的一盆肉,冒着热气,撩拨着人的欲望。

    有人溜进厨房,又有人溜进厨房,他们找筷子、取勺子。小山般隆起的一盆肉被渐渐削为平原,又慢慢塌下去成为盆地,后来,盆里只剩下青红辣椒。

    院子里热闹异常,肉香酒香飞扬。大家敬酒,给经理敬,祝工程顺利,祝经理高升;又互敬,祝平安,祝好运,祝年年能吃这么多肉。

    风就那么吹着,乳油树的叶子哗啦啦响,这一天少见的凉爽或许是气象记录上罕有的,而这场品种丰富的宴席也是我的同事们记忆中罕有的吧?

    小陈喝醉了,眯着眼睛说,这真是一场饕餮大餐啊。

    然后,他问我,贾姐,饕餮是什么意思?

    我说,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凶兽吧,据说食量巨大,有一个大头和一张巨嘴,没有身体,因为疯狂贪婪,它竟把自己的身体也吞吃了,从此它更加无所畏惧,某一天或许会吞噬天地。

    小陈张了张嘴,又赶紧闭上,眼睛望向空茫之处,不言语了。

责任编辑: 张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