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寒帖(曹文生)
作者: 来源: 庆阳网 发布时间: 2020-01-11 09:50:50
一键分享到:

    立冬,天就冷了。

    乡村的冬天应如是:男人或躲在墙根下,或靠着柴火垛,晒着太阳。女人则着急忙慌地准备御寒的衣物。鸡在不远处的草丛里,觅食。

    冬来,人无事,心就闲了。心一闲,便觉得日子无聊起来。一个人,躲在屋子内,一探头,真冷啊。头又缩了回来。在屋内,总得找点事,虚度冬日,这时候,吃便成了最大的事情。

    也许,关于吃,需要心静下来,才能品出滋味。一个人,一辈子,能记住关于吃的细节不多,乡下的冬日,如落了厚雪,吃便绝妙了。

    一家人,围坐一起。

    在北方,有一种叫做暖锅的东西,适合冬日。中间成柱状,用来放木炭。周围是圆形,一乍深。加上葱段,姜片,蒜瓣,然后将豆腐,肥肉,萝卜,一层层放好,加上腥汤,盖上锅盖。炭火烧的很旺,心暖暖的。在冬日,最好听的声音,莫过于锅里的汤,咕嘟咕嘟地响着。

    掀开锅,一团水气先散了。眼镜片上,一层白雾。白雾散了后,便看见菜在锅里翻滚。萝卜,本是晶莹细白,入煮后色便重了,变成暗白色。豆腐,光滑细嫩,犹如一块凝脂在水里翻来覆去,找不住自己的位置。肥肉呢?人馋了,来不及一一打量,就先下手了。肥肉入口,肥而不腻,有一种淡淡的香。

    人都说北方天寒地苦。似乎唯有这种吃法,最为合适,一家人围坐一起,大人给孩子夹菜,小孩撒娇闹着,一会要吃豆腐,一会要吃萝卜,弄的大人手忙脚乱。

    雪下得醇,下得凉。整个街上,已无行人。只剩下路灯,发出昏黄的光,应和这场雪事。夜很安静,我们躺在雪地里拍照,黄黄的光,白白的雪,一群单纯的脸,在记忆里活着。

    我中雪毒太深。一个人,细细地想。雪日,或雪夜,到底应该想起谁?

    雪大,人便无意出门了,一个人窝在家里。便会重温古人情绪。湖心亭观雪,心向往之,只是身体不胜寒气,倒是在室内,翻翻书帖吧。

    古人常说魏晋风流,自然绕不过王羲之,下雪天,想起朋友。如在晴日,便读《快雪时晴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

    这帖,包含挂念,和一个文人千年前的心结,未果为结。那件事,未能帮上忙,实在耿耿于怀。这书帖,在雪日,临写者甚多。

    一个文人,带着寒气,去还愿一个时代的冬日。

    他在《雪候帖》云:“雪候既不已,寒甚,盛冬平可,苦患,足下亦当不堪之,转复知问”。一个寒,一个患,这两个字便引出了一段千年前的问候。王羲之,定是静静地写,这书信,也许会在雪中抵达另一个丰盈的世界。

    但是,冬日也有忧愁的事,黄庭坚在《雪寒帖》里写道:“雪寒,安胜否?”这一句,用于收尾,也用来问候亲人和一些久不联系的朋友!

    在冬日,阳光灿烂。我安好!

责任编辑: 张楠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庆阳网讯”或带有庆阳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庆阳网+作者”,否则,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