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治文:在传承与创新中雕刻岁月
作者: 陈思 来源: 庆阳网 发布时间: 2022-01-24 16:26:44
一键分享到:

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棂,将色彩斑斓的皮影投影在墙壁上,光影流转之间,一场皮影戏已经开场。

环县皮影雕刻技艺传承人张治文稳坐在工作台前,专注于指尖下的刻件,化刀为笔,匠心点韵,手推着刻刀在牛皮上游走,精细的纹路逐渐显现。

一幅幅颇有意境的皮影雕刻作品,放置于环州故城的皮影馆内,景区游人如织,然而张治文不闻喧嚣,一心放在皮影雕刻上。

出生于环县车道镇樱桃掌村的张治文,早年当过教师,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甘肃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会员、环县皮影雕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治文与皮影有着解不开的缘分,用他自己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命里注定要操持的营生!”

命里注定的缘分

时光回溯到30多年前,车道乡樱桃掌村的农家院里,每逢谁家有红白事,都要请来皮影戏班唱几场。当皮影戏热闹开锣,全村老少围坐一起,看着台上皮影灵动翻飞,台下人随着剧情沉醉吟唱,别有一番趣味。

痴迷皮影戏的张治文,常常在村里皮影戏散场后,跟着戏班走上几十里,去另一个村看下一场戏。从那时开始,皮影戏便成了张治文一生的热爱。

在车道镇初中任教时,张治文经常在结束一天繁忙的教学任务回家后,在灯下钻研皮影雕刻。“我觉得,皮影有说不出的魅力,那些雕刻出的人物拿在手里看着像平面画,可在幕布后面灯光一打,就有模有样,像活了一样。”张治文说道。10年间,张治文遍访环县民间皮影艺人、皮影匠人,潜心求教,求购散落于民间的老皮影。同时,用自制的简陋工具,钻透厚厚的牛皮,尝试镂刻出心目中的“皮影人”。

的第一件皮影作品制作完成时,当地唱了几十年皮影戏的老艺人拿在手中反复观赏,爱不释手,这给了张治文很大的信心。要创作好一个皮影人角色,张治文需要翻阅大量涉及戏剧、戏曲、美术等方面的书籍,听当地老艺人讲剧情、讲角色。张治文日复一日坚持钻研雕刻,渐渐地,他感觉下刀越来越顺,雕刻出的皮影饱含传统风韵。

“环县皮影制作讲究精细,流传下来的一些经典模板,都是一代代手艺人传承下来的。要做完一件作品,需要经过选皮、过稿、潮皮、雕镂、敷色、熨平等20余道工序。”张治文说。即便是一幅常见的20厘米大小的皮影,通常也需一周多时间才能完成。若要求快、求量,便无法保证传统皮影本身的精致典雅。多年来,张治文谨遵皮影制作要求,一边沉淀自己的巧思,一边吸收着传统文化的精髓,力求让手中的刀凿不辜负心中的热爱,雕刻出理想的皮影作品,成为一个地道的匠人。

心之所望,必有回响。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策的扶持下,张治文辛苦雕刻的作品,通过各个平台,在大众面前亮相。2015年末,张治文调入环县文化馆,专职从事皮影研究与雕刻工作,这让他更能心无旁骛地追求自己的皮影梦。此后,张治文的作品愈发精细,多次入选知名杂志和展览,斩获多项大奖。他还曾出访俄罗斯进行文化交流,在央视直播中向全国人民展示环县皮影文化。

做一个真正的皮影匠人

张治文来到环县文化馆上班的第一天,便将微信头像换成了一个皮影角色的剪影。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皮影匠人了。在雕刻制作皮影的路上摸索了十几年,张治文终于向着梦想前进了一大步。

时隔几年,想起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文化馆馆藏皮影的张治文,仍激动不已。几件数代艺人传承下来的皮影静置在展柜里,时光抹不去它们的色彩与精致。“看到那些皮影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就有了这个角色在幕布后呈现出来的样子,仿佛伴着音乐,讲述着一个精彩的故事。”张治文说。

作为土生土长的环县人,张治文深知环县皮影戏是我国出现最早的戏曲剧种之一。戏中“影人”需要根据剧中角色和衬景进行设计,采用牛皮,经过刮制、描样、雕镂、着色、烫平、上油、订缀等工序制作而成。这样制作好的皮影就是戏台上的“角儿”,在艺人的操纵下,借灯光透射在白色布幕上,随着乐器伴奏和唱腔配合,便成为“一口叙还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的艺术形象。

最初,张治文的雕刻基本上都是临摹、复制、传承,很快他就觉得,当下的社会,文化、艺术呈现形式越来越多元化,不管什么东西,都需要创新,不是一味迎合当下欣赏审美的创新,而是有继承、有思想的创新。为此,张治文专门前往陕西省礼泉县拜访皮影雕刻艺人,求教皮影制作技巧,并在每日的训练中不断提升完善自我。

张治文在环州故城皮影馆坐馆授教时,经常会有孩子驻足观看他雕刻皮影。“这些孩子很像小时候的我,每次看到他们,我就能想起小时候自己看皮影戏的日子。”张治文笑着说。

“如果让我一生只做一件事,我希望能把它做到极致。我雕刻皮影,同时皮影也塑造着我。”张治文说,“我非常崇拜汪天稳老师,他的‘推皮走刀法’堪称一绝,刀工劲道全无滞涩,线条严谨又不失洒脱,我们环县皮影中的老物件还保留着这样的风韵,但现在的年轻匠人很难重现那种古朴、灵动的感觉。”

2015年3月12日,张治文的15件作品入选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和南京大学主办的“中国民间美术精品出国巡展”。同年末,应环县文化馆馆长王生亮之约,张治文为读者集团雕刻了猴年生肖皮影作品《吉祥如意》,这一作品随后被《读者》春节期刊封面采用。2019年5月,张治文的作品《牡丹架》获第十六届中国人口文化奖;同年7月,作品《五福捧寿》获甘肃省旅游商品大赛铜奖。2020年8月,张治文应邀参加了由中央文明办、文化和旅游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举办的“央视频号·文化志愿者专列”贫困地区文化旅游资源推介活动。这一系列荣誉,开启了张治文皮影雕刻工艺与现代美术结合的创新之路,赋予了皮影雕刻新的生命力。

创新中的传承

“我理解的皮影,是环县独有的文化符号,是非遗珍宝,更是薪火代代相传的艺术。”张治文说。

这些年,皮影市场化需求的改变与乡村皮影演出的没落,是张治文一直在关注的问题,他试图在传统与市场中寻找艺术与现实的平衡点。

为了吸引更多人关注传统文化,张治文不断尝试将现代元素引入皮影雕刻和表演之中。今年,他设计雕刻了一款具有卡通风格的虎造型皮影,让传统感与流行元素相得益彰。从传统的八仙过海、山水花鸟图到具有现代气息的灰太狼、小猪佩奇等皮影,一幅幅色彩鲜明、形态曼妙的作品,展示出传统工艺与时代共进的流变。

雕刻技艺可以融入时代元素,但传统皮影形象、技法却是设计灵感的不竭源泉。近两年,张治文着手整理环县传统皮影戏曲目剧本。2020年,他自己出资邀请当地老艺人录制了一本长达4小时的传统曲目《九连珠》。“传承了几代人的文化曲艺瑰宝,不能悄无声息地散轶在时间长河与时代喧嚣中,我希望能在退休前整理保存下50部传统皮影戏剧本。”张治文说。

一手剧本,一手刻刀,张治文在文化学习、传承、保护、创新的过程中,不断成熟进步。在他看来,皮影雕刻工艺与现代艺术的结合,赋予了皮影新的表现形式,有利于皮影手艺的传承。守正与创新并进,让传统艺术中的经典元素给现代产品增添色彩,助力皮影个性化发展。

放下粉笔,拿起刻刀,张治文其实从未走下过讲台,为了让皮影制作工艺能够代代传承,环县中小学长期开设皮影美育课程。有十几年教龄的张治文对热爱皮影的学子们倾囊相授,他自编教材《皮影制作简易教程》,将自己多年经验毫无保留地讲授给学生。

为了提升技艺,解决制作中的难题,张治文创新改进制作工艺,拥有了许多“独门绝技”。他自制了整套刻刀,一遍遍求教老艺人、老匠人,翻阅古籍,尝试调制出传统色泽的染料。苦心求得老艺人的家传秘法,用胶水代替白开水渲染皮影后,皮影光度均匀,颇有古法染制之风。一件件栩栩如生的皮影,带着张治文的烙印,传播着环县的独特文化,推动了环县手工皮影的发展与进步。

责任编辑: 袁乙琪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庆阳网”“来源:陇东报”或带有“陇东报”“掌中庆阳”“庆阳网”讯头、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摄影、视频等新闻作品以及文创产品、文艺作品,版权均为陇东报社所有。未经陇东报社书面授权许可,任何机构、媒体、个人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传播陇东报社版权所有的原创作品。已经陇东报社书面授权的,在转载、下载使用原创作品时,必须明确注明作品刊发媒体、作者、时间等完整信息来源。否则,陇东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934-5926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