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东报数字报

  • 掌中庆阳客户端

  • 看清客户端

首页 >
吴东正|玛瑙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年轻的汉人肖彦克并没想到,他在藏区驻村帮扶竟会坚守三年多时间。当然,原因也能这么总结:一是他所在的城里距离驻地路途遥远,换班和熟悉环境都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另一个是,肖彦克觉得,在村里开展工作,比他猫在城里办公室有意义得多。他请示了单位领导,自告奋勇愿意多停驻些时日。

起初,常有城里的朋友们打来电话嬉笑着问他:“那些毡房,就是牦牛游牧部落,现在还有女孩子会在门口放置男人的鞋子吗?你掀起过毡房的门帘没有?听说,那门帘一旦掀起,至少得献身三年,是不是?”

肖彦克在藏区从没听过这种说法,他明白他们问的是现在的藏族女孩成人后,是否还保留过去那种寻找未来丈夫的古老传统,他不知道朋友们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藏人习俗,反正他当前所在的地方,是不存在这种方式的,或许,那都是很久以前的陈年旧事了。甘南玛瑙滩,这个极其神奇而美丽的地方,既呈现着让人流连忘返的自然生态景观,也升腾着靠近现代化都市的人间烟火。

即便三年多后回到城里,肖彦克时不时还能想起玛瑙滩的所有人和事,这其中也包括一个名叫索朗卓玛的姑娘。他第一次接触索朗卓玛,是他正狼狈地想要落实某个愿望的时候。

“你这是要改变玛瑙滩的天地吗?”

肖彦克正试图在玛瑙滩的地面上栽下他从城里带来的第一棵花椒苗,汗流浃背地挖出半截土坑时,在村部旁边小学担任老师的索朗卓玛来到了他旁边。

“我必须试一试!”肖彦克抬头望一眼这个二十岁的藏族姑娘,对来访的她说。

“你看你,城里的人就是笨手笨脚。你让开——”

花椒苗上同样长满细小的尖刺,肖彦克一不小心就让花椒苗的刺钻入了他的手皮,拿也拿不掉。

玛瑙肤色的索朗卓玛小心翼翼手指灵巧地帮他拔掉尖刺,并问:“这是什么?”

“花椒。”

“干什么用的?也是绿化树吗?”

“不只是绿化树,能结出红彤彤的圆形颗粒,是一种食用调料。”肖彦克认真解释。

“哦,那就是可以吃的果子喽。”索朗卓玛喜形于色。

“可以这么说。不过,它的确不是果子,只能在加工食物时辅助改善味道。”

“明白了,我肯定吃过。”索朗卓玛和肖彦克一边毫不见外地说着话,一边比肖彦克动作娴熟地栽下了树苗,“还有吗?”她问。

“就三棵。”

“这也太少了。”索朗卓玛瞪着又黑又大的眼睛叹息。

肖彦克就尴尬地笑了笑,心说自己长途跋涉能一路带来这三棵都不容易呢。但他对索朗卓玛说:“别急,只要它们能存活,随后我再托人运更多些过来。”

“那你放心,我会天天照顾它们!”索朗卓玛坚定地承诺。

肖彦克初次来到玛瑙滩是深秋时节,玛瑙滩就活像一个烂泥滩,穿着鞋都难以走到跟前。县乡公路很糟糕,大面积出现深坑不说,前日刚下过的一场冷雨更是将深坑都变成了冰坝,每当车身噗通倾斜下陷,碾碎的冰渣连同大片泥水哗啦一下就宣泄到了车玻璃上。望着一片又一片脏水凝固的玻璃污迹,坐在当地唯一通村班车上的肖彦克心里一阵阵发凉。透过仅有的一点干净玻璃空隙望外,山梁山峁俱都掩映于阴沉的云雾之间。到了村部,就连露着风的房间也是寒气袭人。肖彦克感到了难以抵抗的冷,他只能一次次把衣服裹紧又裹紧。被三面大山和大山上层层梯田围拢的偌大的滩地上,生活着为数不多的百十户人家,这也就是玛瑙滩的全部。玛瑙滩的贫困,让很少接触偏远农村的肖彦克心里颇多感慨,可他绝没产生过找理由借机逃回去的想法,而是在带来的笔记本上写下第一行日记:“如果我就此打了退堂鼓,我就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

一连很多天,肖彦克都在翻看资料、走家串户,开始熟识这里的一草一木。仍有几户人家的男主人去西北广阔的草甸草原放牧去了,当地由半农半牧正逐渐向全农过渡。肖彦克告诉玛瑙滩的群众,他是从城里来帮助大家实现脱贫解困的,他的目标就是,玛瑙滩不脱贫,他决不会回去!

城里的朋友们又问他:“你是不打算回来了吗?你要在藏区找个新娘子吗?听说藏区姑娘们个个能歌善舞,要么,你就带一个回来吧,带两个正好,给兄弟们也能介绍……”

肖彦克只有苦笑。

玛瑙滩群众的生活依然还很艰难,他们盛产牛奶,却并不知道把牛奶运出大山卖给客户;妇女们精心制作的酥油和糍粑以及风干肉,都是可口的美味佳肴,而这些仅只是在节日里供应本地民众……肖彦克有了自己的计划,他想把花椒树栽满玛瑙滩,推广成为当地留守群众致富的摇钱树,还想把他们的食物连同牛骨、碧玉、红珊瑚、绿松石等原材料制作的耳环、银盘、项链、巴珠、发卡、手镯、戒指,及银盒、头套、璎珞、“造古”、“欧麦隆”、狐皮帽、革质腰带等等物件一并推销出去,使玛瑙滩的群众收入增加,尽快踏上脱贫步伐。

有林区营养丰富的腐殖土垫底和温润气候,加上索朗卓玛对待宠物一样的细致呵护,第二年春天,三棵栽在村部院外的花椒树竟茁壮地成长起来。索朗卓玛帮肖彦克洗了衣服、晒了被子,就蹲在花椒树前,问:“它们什么时候能结果?”

“快了。”肖彦克说。

“快了是什么时候?”

“玛瑙滩什么时候需要它们结果,它们就能结果。”

“急切需要呢?”

“那就是快了。”

索朗卓玛于是追着打起肖彦克来,院子里飘满银铃般的笑声。

后来,朋友们见肖彦克真的好像说什么都不回来,便不好意思再开玩笑了,他们说:“你在那边扶贫,仅靠一个人怎么成功?说吧,要我们帮什么忙?”肖彦克立即提出:“你们就帮我购买三万棵花椒苗吧。”

三万棵花椒苗运抵玛瑙滩的日子,玛瑙滩就像过盛节一样,全村群众集体进行栽植。索朗卓玛兴奋地像个天使,一会儿忙着亲手劳动,一会儿又拉起小姐妹跳起“果尔卓”来,并还用了“拉伊”情歌调子欢快地唱道:“帮扶带来党的恩,驻村人儿像是梦中人……”倒使肖彦克红了脸。

当肖彦克告诉索朗卓玛要帮助把村里的特色产品卖出去时,后者又一次瞪大眼睛,惊讶道:“这也能?”“怎么不能!”“那你当我们玛瑙滩的先生。”肖彦克点头应诺,他清楚,索朗卓玛所说的“先生”,就是参谋。

随后肖彦克踏入每一户群众家里,都是在索朗卓玛这个向导的陪同下顺利进行。肖彦克一遍遍和群众商议着走什么样的致富路、建什么样的玛瑙滩。索朗卓玛也表现得像个驻村干部,积极给各位阿爸阿妈出主意想办法。集思广益后,肖彦克以全村群众名义和他驻村第一书记兼队长名义,分别向所在单位和县上写了申请书与论证报告。不久,随着政府大力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举措,玛瑙滩的藏民住房也都翻修一新,尺许厚的水泥硬化村道上,还安上了路灯。夜晚的玛瑙滩,终于灯光璀璨起来,彻底告别了历史以来的黑暗。同时,自来水和医疗卫生条件也都得到了喜人的改善。群众的“两不愁三保障”完全得到了进一步加强。肖彦克一时间成了玛瑙滩的“贵人”,由此常常还被各个藏家邀请到家里吃腊猪肉、喝酥油茶。网络刚一接通,肖彦克就教索朗卓玛学习网络直播。索朗卓玛本就漂亮聪慧,语音甜美,不几天,他们就合作打响了玛瑙滩纯绿色、无污染的特色品牌,相继为村里各户群众从网上带来了数千元的收入。

到第三个满山鲜花盛装怒放的春季,玛瑙滩群众如期实现了整村脱贫,夙愿达成的肖彦克也结束了他的驻村工作。索朗卓玛随着大队伍前往拉卜楞寺朝拜期间,肖彦克与前来接替他继续驻村推进后续乡村振兴的同事完成一系列纸质资料及口头叮咛手续交接后,通过新修的乌黑柏油公路乘坐班车返向了城里。爬山途中,肖彦克极其留恋地向山下回望着他生活了三年多的玛瑙滩,他看到,白色的房子和遍地光伏电板映出一片亮闪闪的白色的蓝色的灿烂景象,纯洁而又深邃,仿佛正向外界反射着她名副其实的熠熠生辉的玛瑙光泽。

之后的某个夜里,肖彦克收到了索朗卓玛的信息,她对他说:“你的花椒树枝繁叶茂,红彤彤挂满山川,我和阿妈说,三万棵树上摘下的第一粒花椒,一定要寄给你……”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黄飞责任编辑:吴树权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