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东报数字报

  • 掌中庆阳客户端

  • 看清客户端

首页 >
路岗 | 茹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陇东报全媒体记者 闫慧 摄  

十几年前,同事让给她女儿起名,我想到一个美好的字——茹,上网去查,记得是美玉的意思。冰清玉洁、温润如玉、沧海明月、如草之兰,一个女孩子拥有如此温婉的名字,含苞欲放,嫣然若曦。倏忽之间,少女长成,生活跟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再次查找茹的含义,竟然是“吃”或者“姓”,不见美玉,唯有饕餮。

故乡镇原,南北两行山,中间一条河,五里沟在河流的左岸。

这条河有个柔软的名字——茹河。多少年来,我和乡人一样,默认这个名字,时常挂在嘴边,从未深究其意。

人生海海,游子情深。有一天,电光火石中蹦出茹河,我们仿佛多年不遇的老友,熟悉中带着陌生,陌生中滋生亲切,四目对视,默默相望,不知该倾诉些什么。万千滋味,难以一言尽之。

五里沟是我的出生地,堂哥家的洋芋地旁,有一条飘带似的坎坷小路,缠绕着垂到沟底,与里面沟渠流淌出来的溪水汇合。这条飘带没有断,从溪水的身上轻轻一跃,沿着来锁家葱茏的玉米地,蜿蜒到高高的沙梁上。溪水也没有断,从飘带下钻出来,携带着水草,护佑着一只只蝌蚪,无声地淹过黄土,匍匐向前。水是有灵性的,遇见对脾性的,也会心有灵犀。两股水还有一段不长不短的路,溪水似乎提前闻见了茹河的气息,哗啦啦地唱起来、跳起来、蹦起来,忘乎所以地朝沟口冲去。茹河慈爱地望着这个走路都不稳当的孩子,默默地张开双臂,等着、接着,紧紧地搂住,再也不肯松开,好大一会儿,一句话也不说。有人说,听得见哗哗声呢!其实,那是石头在对话,茹河里的石头比水还要多。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石头,让你见识不一样的人生,望着满河滩的石头,除了意气难平,更多的是对岁月的感慨和感恩。

茹河两岸,呈现一望无边的土地。不知为什么,每当洪水来临,茹河都要带走一些土。乡人和茹河的争夺战充斥了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母亲去修沙梁,沙梁能把河水阻挡在庄稼之外,像一条粗壮结实的铁链,锁住茹河这条恶龙。大人们上工去了,我还是一个咿呀学语的孩童,独自一人睡在窑洞的土炕上,院子里有鸡叫、有狗跑来跑去,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我刚爬到炕头,突然觉得被什么拽住了。原来大人们早就提防着,用布带子拴住我,活动范围只能在炕上,其他哪里也去不了。

在茹河眼里,所谓的沙梁就是一堆散沙,这条铁链一点也不结实,甚至不如一根草绳。看着这些如蚁人群忙碌辛苦的样子,它既同情挥汗如雨的男女,又对他们一次次心生敬意。连它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恶作剧还是某种强权心理,每当雷公电母闹得不可开交,它也憋了一肚子火气,三拳两脚就把那两道沙梁给抹平了,小山一样的沙梁像一艘艘小船在滔天洪浪中颠簸,在浑浊不堪的大水中淹没,茹河的怒吼声惊动了整个村庄,大人们醒了,一夜无眠。沙梁没了,河水如入无人之境,借助瓢泼雨水,发动猛烈攻势,河滩里的庄稼地被无情浸泡,玉米像臃肿的孕妇,日夜呕吐不止。

风雨如磐,天地摇晃,一连数日,茹河都在打击乡人的希望和信心。有人亲眼看见它伸出长舌,张牙舞爪,气焰借着水势向上一跃,一个浪头就掠走了十几亩土地,塌垮声激起巨大的水浪,乡人心如刀割,那是生死相依的土地,也是命悬一线的粮食!

至此,我才明白,这条河为什么叫茹河,它让我想起了茹毛饮血。茹的引申义有忍受,饱含着乡人的一次次失败与抗争。蓦然回眸,那两道沙梁始终都在,隐入尘烟,挺立如松。

镇原是文化大县、书法之乡。茹河,仅凭这样一个文雅的名字,也能窥见北地风骨,刚烈有血性,多情且绵长。一条不舍昼夜的河流,孕育独一无二的原州方言。无论处江湖之远,还是居庙堂之高,海角天涯,一声镇原乡音,瞬间把人心拉近,不禁喉头哽热。那种扑鼻的气息、缭绕的音韵,让我长久地为自己是一个镇原人而深感自豪。我们都是茹河的儿女,和我们的父辈和祖先一样,我们的脐带也许就掩藏在茹河两岸的某一块土层下,我们因此和这里血浓于水,我们由此而生生不息。

河流是时间的起点,初见它,有人如沐新生;河流是时间的终点,有人走了,心里还揣着一条河。

茹河从宁夏六盘山而来,汇入黄河,奔赴大海。既知来路,懂得归途,一条河的意义源远流长、万古长存。

岁月如水,在人生的长河里,我依然是一个不懂水性的顽童。奔波之余,无数次在梦里,我轻轻地呼唤茹河:母亲,母亲!

编辑:黄飞责任编辑:吴树权
相关稿件